深圳讨债

深圳地区最大的要债公司,要债,讨债,追债,讨账,要账,追账,清账等商账追讨清欠业务与你分享!

深圳市讨债欠

深圳市讨债欠款案执行疑问重重农民为维权艰难上路
“现在才知道,深圳市讨债承包地不能抵债,深圳市讨债要不说啥也不能接受这个执行。”哈尔滨市呼兰区白奎镇东胜村农民姚光说。姚光因欠别人3万多元钱,在2002年经法院判决后,被执行的不仅有自家的承包地,连邻居马万英的房屋也被执行了。2007年年末,“无家可归,无地可种”的姚光意识到自己的权益被侵犯时,维权意识开始觉醒。同时,邻居马万英也开始走信访程序,要求法院对他的损失进行赔偿。为何一起欠款纠纷案件,引出这么多问题,执行中到底存在哪些疑问?日前,记者对这起上访案和欠款纠纷案进行采访调查。
  案件回放
  从1997年3月起,姚光和妻子马晶侠,因赊欠本村村干部金守业猪饲料款共计30635.14元,2001年10月31日,金守业将姚光夫妇二人告上呼兰法院。2002年9月3日,法院一审判决姚光偿还原告本金和利息(月息2分计息)。诉讼费、保全费由被告承担。
  疑问一、执行家庭承包地合理吗?
  2004年3月9日,呼兰区人民法院下达(2003)呼执字第1112号执行裁定书。将被执行人姚光、马晶侠所有的座落在白奎镇望山村东胜屯15.5亩承包地予以扣押,自2004年起至2027年年底止,由申请执行人金守业耕种、收益,每亩地作价岗地90元,洼地50元,共抵偿欠款28516.80元。
  由于此前,姚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已经流转给村民王元长,王元长在执行书下达两天后向法院提交了执行异议书。
  一个月后,法院再次下达执行裁定书,裁定书上对予以扣押的土地,“由申请执行人耕种4年”。裁定认为王元长和姚光的卖地合同是抵偿债务行为因而无效,驳回了王元长的执行异议申请。执行扣押土地,在一个月间把期限从23年变成了4年。
  土地承包经营权能不能因为债务纠纷案被执行?
  有关法律对此有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条中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剥夺和非法限制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承包土地的权利。第二十五条中规定,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利用职权干涉农村土地承包或者变更、解除承包合同。而在本案中,姚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却被执行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业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第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对承包方用已取得承包经营权土地等抵偿债务的,应当认定其行为无效”。法院在判断王元长和姚光的土地流转因为是抵偿债务行为,合同无效,却因债务纠纷,强制执行姚光的土地经营权,很多人都会产生疑问,为什么会出现适用法律的双重标准?
  此外,有关专家指出,土地承包的经营权的流转价格,是随着市场变化而变化的,按照年限给每亩地作价,显然是不合理的。